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集合 > 双峰农村商业银行 > 企业文化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2018-08-15 10:36 娄底新闻网 左香华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宅女 ,休假时一般不怎么出门,实在逼不得已,就选择“夜黑风高”的晚上。果然那晚就是这般好运气。走到半路,就是阵阵狂风。

果然,不一会儿稀稀拉拉就开始有雨点落到头上。等我买了点吃的,倾盆大雨就那么义无反顾地宣泄。我只有赶紧跑到某家店的屋檐下。陈老师的小步舞曲此时真应景,瞟了眼身旁几对躲雨的情侣,我自觉地往角落挪了挪。

这时雨越下越大,闪电和雷鸣也毫不示弱。我想起小时候,最害怕的除了村子里老人时那一声声铳响,就是打雷下雨的时候。那情景就像是天与地之间的交锋,渺小的人类只能躲进屋里,靠着砖墙和瓦片的庇护,听从自然的安排。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躲进被子里,装作与世隔绝,这样才稍许有点安心的感觉。

站在屋檐下,回想起初中被物理老师全班留校的傍晚。在开着日光灯的教室里,老师在讲台上开始教育,接着突然就拍断了他握着的那块大木质三角板。回家的路上也是这般倾盆大雨、雷声轰隆、伸手不见五指。 

那是在初中九十三班。初中生涯已过去十余年之久, 回想起来,还记得隔壁班有几个男生最喜欢在课间和放学后唱周传雄的《黄昏》。那时候周传雄还叫小刚。有一个学习成绩极好的学姐,因为家里离得远,当时借住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那个学姐的事迹,班主任经常给我们讲。其实,那时候班主任才是我最崇拜的人。她是那么美丽、温暖、善良。

当时班上有个男生彭同学,和他玩得好的男生都叫他胖子。在那时,他不爱学习,拉帮结派、打群架、早恋、晚上偷跑出家到网吧玩游戏、破坏公物。为此,他妈妈经常给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苦口婆心地开导教育,效果也不佳。每当他被叫去谈话,胆小怕事的我回头看他跟着老师走进教室后面的办公室,然后又默默低头写我的作业,心里想的是:这些男生,怎么就不能安心读书呢。后来,他和我升入高中,在不同的班,他低调了不少,但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再然后,他大学上了一个独立学院,毕业后创业,失败后回家接手了他爸的家族产业,和早恋对象结婚、生子,女儿好像快3岁了。现在的彭同学显得成熟、老练,每次见面要他帮忙完成一点存款任务,他都要传授一阵他的人生感悟,顺便“指导”一下吾等幼稚青年,哪还有半点当年纨绔子弟的影子。

当年应该有不少同学默默羡慕他们吧,年少时可以毫无顾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但也只是羡慕 而已。他有退路和资本“少年跋扈”,做错事家长会来学校求情,老师也从不放弃他;意气风发创业失败后,还可以轻松离开,回家继续家族产业;早恋之后漫长的爱情长跑,最终修成正果——这极不像纨绔子弟的作风。原来,彭同学就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土豪啊。当年,都还没这两个词呢!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过年时去了小时候经常去玩的那座大山,天气冷得很,树木上都接着晶莹的冰棱儿,煞是好看。以前和玩伴经常来这儿放牛、在溪谷里抓鱼抓虾抓螃蟹,采野花野果办过家家,在草坪上生火烤红薯,还记得有一回表弟竟然还抓了一只鸡来烤着吃。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现在的大山灌木丛生,我们采野果的那条路线早就被湮没了。当年采野果的那一群小屁孩,有的搬家了,有的成家立业了。表哥表弟自家中变故后,就外出务工,极少回家,现在也都在外安家、结婚生子。过年时带着各自的妻儿回老家,当他们手持iPhone,带着黄灿灿的金戒指,谈论着各自的孩子和生财之道,而我默默听着,仿佛身处两个世界。终于我知道,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就这么远去了。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夏天都快要过去了。

责任编辑:周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