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专题活动

家书|您不曾真的离去——写给在天堂的父亲

2021-03-23 10:15 娄底新闻网 肖平

敬爱的父亲:

自你离去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您做的白辣椒炒牛肉,再也没有在深夜里饥饿之时嚷嚷着要吃饭,因为没有人会再理睬我,也再没有人在客厅里,看着我笑眯眯的,哪怕只是这样注视着也很满足。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您送我去财专读书,您帮我交好学费,报好名,转身回家的时候,没有去送您。其实您才离开,我就追到长沙西站,四处找您,可惜,没有找到。彼时,我对自己考的大学,是不满意的。多么希望能复读一年,考个心仪的大学。可是,您怕我身体吃不消,因为高考后我就出了车祸,强行送我读了财专。我心里是不乐意的。我没有告诉您,我知道您的想法。

我继承了您乌黑的头发,继承了您的臭脚丫子,继承了您大脚拇指的裂缝指甲,还继承了您三分之一的好记性。您的天赋,是极好的,就象爷爷一样,爷爷六十多岁还能把一部《毛泽东文选》倒背如流。而您,路过一户做喜事的人家,过十几年还能背出人家所有横梁上的对联,连顺序都丝毫不乱。过目不忘,是您和爷爷的天赋。

我童年的记忆,凡是关于您的,都是温暖的。妈妈去教师学校进修一年,您带我和弟弟去白沙念书,每个周末回游家,要走十多里山路。每次您担心我们饿着,会买一斤法饼在路上给我和弟弟充饥,然后一路上背诵《隋唐演义》为我们解乏。

在游家湾那个小小的镇上,您是很有威望的。但凡有重大事项,总有族长请您去主持,有需要写对联,写状子的事情,也是找您,甚至谁家里有红白喜事请您去主厨,您也从不拒绝。您还在资江河里救出8个落水者,从不留下名。安于奉献,乐于助人,是您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作为那所小学的校长,您一心扑在工作上,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学生。   

吹拉弹唱,您无所不能。新化的山歌和民间小调,您都会唱。每次,您带我和弟弟回老家——桂花那个小山村看望奶奶,总要唱《十月怀胎》或者《正月子漂》给我们听,听着那极具乡土气息的小调子,走在乡间的石板路上,我和弟弟就这样年复一年地长大。

每次从学校回来,您都会笑眯眯的问我,想吃什么菜,然后中午的餐桌上,必定有我心仪的菜,而您永远是一副瞧着宝贝闺女吃得心满意足而露出欣慰的笑容的样子。您做得一手好菜,然而,我这一辈子,再也吃不到了。您从来没有吃过我做的菜,我要怎么回报您?我再也找不机会了。可是您知道吗?现在的我,爱上了做饭菜,特别喜欢呆在厨房长袖善舞,做出家人喜爱的味道,您知道为什么吗?都是因为您,在厨房里,我能感觉到,您就在我的身边。做出家人喜爱的饭菜,成了我们家爱的传承。

我生了孩子了,您做外公了。月子,都是在家里坐的,您怕别人照顾不好我,您要亲自做东西给我吃才放心。您认为自己才有育儿经验,怕我一丝一毫的闪失。您要每天看着我们,您才能安心。

我亲眼目睹了您的离去,肝肠寸断,我和弟弟,一连哭了三天三晚,何曾相信,我们深爱的父亲怎能就此离去?!我因此哭哑了嗓子,三年之后才勉强恢复正常。当我送您到那个冰冷的地方,看到大火将您吞噬的时候,我的心碎了,感觉天都塌了。不过,也因此不再惧怕死亡。因为那边有了您!

有来生吗?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还可以遇见您,继续做您的小棉袄,还可以摸着您大大的肚皮说,爸爸,要减肥噢!在相视一笑里,感受到了彼此浓浓的爱。

 

                                                               肖平

 2020年12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