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中心医院 医院动态

疫情当前,娄底120勇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患者转运任务

2020-02-01 17:39 娄底新闻网 董昉

<p><p><p>整装待发的熊立娟(左)和肖清露(右)</p></p></p>

整装待发的熊立娟(左)和肖清露(右) 

<p>护士长王旭容(右二)、 医师肖清露(右一)、护士熊立娟 (左二)、司机胡炎(左一)合影</p>

护士长王旭容(右二)、 医师肖清露(右一)、护士熊立娟 (左二)、司机胡炎(左一)合影

有这么一群人,在星光下,在晨风中,在事故现场,在抢险救灾一线,在社区义诊……他们穿行在生命的绿色通道,担当使命救死扶伤,是450万湘中百姓心中的“医道先锋”。

有这么一群人,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在高铁南站、在火车站、在各县市定点救治医院……他们逆风而行、迎难而上,英勇无畏接诊发热待查患者、转运危重症患者,是特殊时期的“救火队”。

他们就是——娄底市中心医院120急救站的医护人员!

疫情就是命令,转运就是责任

“我是1月27日大年初三晚上10点多接到龚院长的电话,由于冷水江救治能力有限,一个新冠肺炎危重病人必须尽快转运到我们医院来。我马上告知值班医生李瞻鑫、护士熊丽娟、司机王凌以最快的速度做好相关准备,立即出发冷水江……当笔者电话联系娄底市中心医院120急救站站长,副主任医师贺华经时,他正因为按规定在宾馆隔离。

隔离期间,贺华经还是时刻关注着疫情防控工作,心里牵挂着同事们的身体健康。1月28日凌晨1点左右,第一例危重病人顺利转送娄底市中心医院,他长叹了一口气,反复叮嘱值班人员做好消毒工作,车上的任何角落都不能放过,直至凌晨3点,确认一切准备无误,才安然入睡。

2006年,卫生部给娄底市中心医院拨发了一台负压救护车,这也是全市唯一的一台。平时,这台负压救护车就在停在120急救站的车库里,除了定期维护保养,基本派不上用场,而在2020年新年伊始,它就成为了一台“英雄”救护车,靠着它奔驰在重大传染病员转运的道路上,点燃生命的希望。

“虽然第一次使用,但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定期维护保养,车况令人满意。我们的急救人员经常接受相关知识培训,急救技能过关,防护意识也是比较强的。”谈话间,贺华经十分自信。“就是开始有点担心急救人员的心理问题,无论是谁,都是第一次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带着口罩、护目镜与危重症病人在负压空间里的亲密接触。不过,李瞻鑫、熊丽娟、王凌三人克服了内心的惶恐,顺利完成了转运任务。作为站长,我很欣慰,也为他们点赞。”

“在这个团队里,我们彼此感动着对方!”

在贺华经病休后,120急救站护士长、副主任护师王旭容就扛起了科室重任,笔者见到她时,她十分疲倦,红着双眼,用嘶哑的嗓音说着:“我很幸福,能和英勇无畏的人共事,在这个团队里,我们彼此感动着对方!”

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我市立即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高铁站、火车站等地一旦出现发热人员,就由120急救人员接至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观察待查。“从1月20日开始,我们一共出诊212趟,其中发烧待查21趟。”疫情期间,120救护车出诊量有所回落,但所有急救人员紧绷的神经却丝毫没有松懈,王旭容坦言。

“出诊前,我都会反复叮嘱他们做好防护,不要大意。我自己不怕啰嗦,他们也不嫌弃我啰嗦。”

1月30日中午1点半,王旭容接到该院医务科科长伍旭辉的电话,根据全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小组的安排,120要再赴冷水江,将两名危重病例转运上来。值班医生肖清露、护士熊立娟、司机胡炎二话没说,做好准备,迅速抵达冷水江。晚上7点,刚刚回到医院的三名队员还没有来得及脱下防护服,再次出发冷水江,将另一名危重患者平安地转运到娄底市中心医院。

“我是真的不忍心啊”,王旭容几度哽咽,“我不好意思对他们开口,让他们饭也没有吃,水也没喝,几乎没有休息就去冷水江。可是,他们三人了解情况后,没有任何迟疑,主动回到了负压救护车上。”原来,就在两名危重患者顺利转运娄底市中心医院后,专家们又确定了一名危重患者,考虑到他们三人已经有了转运经验,加之防护服十分紧缺,不能轻易脱下,所以医务科又提出了让三人再赴冷水江的要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120急救站等候的王旭容坐立不安,默默祈祷着年轻后辈们平安归来。

“我很庆幸自己身处这样的团队,这个团队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刻,大家争先恐后地挺身而出;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刻,彼此鼓励,彼此温暖,最终克服困难,顺利而归。”言语间,王旭容又流下了泪水。

“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而我的运气实在爆棚”

活泼开朗的熊立娟脸上总是挂满了笑容,她告诉笔者:“都说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而我的运气实在爆棚,因为我参与了史无前例的危重患者转运。很多急救人员一辈子都不能遇见的事儿,让我赶上了三趟,你说我的运气是不是很好。”

2003年非典那年,熊立娟还是一个初中生,几年后她考上了卫校,穿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白大褂,接着又到中心医院工作,在120急救站一待就是五年。

“大年初三我值班,贺站长通知我去冷水江接一个危重病人,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不怕是假的,但是这是我的工作,平常心面对就好。再说,有院感科的刘伯平老师陪同指导,我的防护工作肯定没问题。不过,当我全副武装的见到患者本人时,我完全不害怕了,因为从此刻起,他就是我的患者,我就要守护着他直到安全的转到感染楼隔离病房。我和他一路交流着,他心里也会好受一点吧。”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这个爱笑的女孩非常平静。

熊立娟告诉笔者,这几次出诊,相比心理,她的身体考验更大。因为是负压救护车,负压舱空间封闭狭小,空气无法对外流通,加上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一活动就容易出汗,贴身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几乎喘不过气过。“好几次,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那种感觉终生难忘啊”。

深夜里,完成任务的熊立娟脱下防护服,摘下口罩和护目镜,完成终末消毒处理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对护士长王旭容说:“如果还有转运任务,请您一定要派我去,不要让其他姐妹去,因为我有经验,我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这次转运,他没敢告诉父母……

这是今年27岁的肖清露在120急救站工作的第二个年头,至今,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两次赴冷水江转运危重症患者。

“没跟爸妈说,免得他们担心。担心也没有用,这是我必须完成的工作。”笔者见到肖清露时,他睡眼惺忪的模样不禁让人萌生怜意。“我和熊立娟有着同样的想法,这不仅仅是本职工作,更一次宝贵的学习经历。对于我这样的年轻医师,是十分难得的。”尽管转运完病人后,饥渴交迫、汗流浃背、呼吸不畅的肖清露差点虚脱,但他似乎很快就忘记了那些心理和身体压力,满血复活,在120急救站待命。

“还是很心疼的,他也没有比我女儿大几岁,今早看他有点咳嗽,我赶紧给他量体温。身体吃不消,也不能硬撑着。”王旭容如此说道,年轻的肖清露有些不好意思。“没事的,抗击疫情,没有小我,也没有小家。想想那些整天穿着防护服奋战在感染科隔离病房的前辈,我穿的这几个小时又算什么呢,我还要向他们好好学习呢!”

是的,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每一个扛起责任,主动作战的个人都值得我们尊敬,每一个彼此温暖,彼此鼓励的团队都值得我们敬仰。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共同名字——娄底市中心医院120急救站!(通讯员 董昉)

责任编辑:王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