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文化 法苑随笔

惟有芙蓉独自芳

2017-11-14 09:05 娄底新闻网 李思遥

立冬后,天气转寒,工作更忙碌了,连带上下班都是低头匆匆赶路,日子似乎略显单调无趣,心情不禁低落起来。这日暖阳高照,不禁手搭荫棚,仰起头,眯眼看着指缝中撒下的点点金光,衬得院墙旁木末芙蓉更加娇艳夺目,白的、粉红的、酡红的,似锦如霞,密密匝匝的花蕾高高站在枝头,潇洒、恣意,心绪也跟着花儿飞扬起来。

木芙蓉开在霜降前后,东坡先生有诗云“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唤作拒霜知未称,细思却是最宜霜。”因此,她又被称为拒霜花,迎秋霜而怒放,是秋天最晚的花。白居易也偏爱这独领风华的品格“莫怕秋无伴醉物,水莲花尽木莲开。”因着同名,人们总是不免要将木芙蓉与水芙蓉两相比较。水芙蓉即是荷花,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木芙蓉艳如荷花,故有此名。二芙蓉的艳丽自不必多言,除观赏外,都具有药用价值,水芙蓉可治疗伤寒、水肿等多种疾病,木芙蓉的花、叶可入药,“治痈肿之功,殊有神效。”也难怪两者都是古医书上的常客;在吃食方面,两者也是各有千秋,与莲蓬、莲藕的大众相比,木芙蓉的吃法就显小众却又清雅多了,宋林洪《山家清供》中记载了“雪霞羹”,即是用豆腐与新鲜的木芙蓉花瓣同煮,论色,红白交错,如雪霁之霞,论口感,丝滑细嫩,如丝缎拂面;品性方面,如果说水芙蓉胜在出淤泥而不染,木芙蓉就胜在东风远,寒意临的时节,经霜愈盛,清秀幽美,难怪《群芳谱》也称赞“总之此花清姿雅质,独殿众芳,秋江寂寞,不怨东风,可称俟命之君子矣。”没有愁红怨绿,只有独立静好。

有着锦葵科木槿属植物的共性,木芙蓉花瓣层叠,皱缩卷折,质轻微香,朵大鲜妍。最特别的是,她会“变脸”——同一朵花,颜色可一日三变,早间雪白,再至粉红,傍晚酡红,可不就是“贵妃醉酒”的别样演绎,故这一品种又被称为三醉芙蓉,文人盛赞道“晓妆如玉暮如霞”。院里这株木芙蓉变色要慢些,正是宋代《益部方物记》中记载的“添色拒霜,花多叶,始开白花,明日稍红,又明日桃花然”,花开到盛时,一树深深浅浅,像无数美人穿着风琴褶的绉纱裙翩翩起舞,争奇夺艳,誓要尽一己之力将肃杀的季节熏染得热闹非凡。每每抬头时,会期待,今日那一朵是否已经酣醉了呢?确实,谁言秋日独寂寥?花儿、鸟儿、虫儿……时时在你左右,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发现,身边处处有美景,心中常常有感动。

王阳明曾说过“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尔的心外”,现在想来,对于“心即理”的命题有了更多的共鸣,每个人生活的世界,实际上是由你的内心创造的,这个世界的意义是由你的心赋予的。你的心认为世界有意义,它就会丰富多彩,反之则会暗淡无光。你的心,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是呀,在寒冷的季节,通过一颗充满期待、积极向上的心,看到美好的大自然,从而温暖了忙碌单调的生活,进而获得精神上的愉悦,真真是日日是好日!(编辑/曹向潮)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