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政法之窗 政法动态

扶贫日记:用真心点亮希望

2017-10-13 16:35 娄底新闻网 罗学伍

扶贫日记2

(为吴志兵做残疾等级鉴定)

10月11日,阴,气温骤降,秋意正浓。

一大早,在涟源市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谢跃辉的带领下,我们一行4人到安平镇墙园村开展入户帮扶。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和我们一同前往的还有一名特殊的帮扶队员——涟源市精神病医院的谭冬初院长。大家不免疑惑:脱贫攻坚和精神病医院有哪门子关系?个中原委,还得从头说起!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涟源市委安排市委610办作为协助单位与市地税局共同帮扶安平镇墙园村,主要承担结对帮扶任务。一支书黄汉文统筹考虑,安排4户由我结对帮扶。

我帮扶的4户中,其中有一户叫吴志兵,是个智障。据吴志兵的妈妈讲,志兵出生的时候由于难产缺氧,打小就愚钝不化,不能正常生活、学习,曾偶尔到医院看过,都无果而终。志兵今年正好30岁,身体长得高大魁梧,却整天傻傻呃呃的,有生人来,只是痴痴的盯着你看,并无言语,好不容易憋出半句话来,也是含糊不清,没有人能听得懂。好在他并不祸害乡里,还有一身蛮力,在父母的督促下可以干点简单的农活。

志兵家原本4口人,父母亲、志兵和弟弟。由于智障的原因,村里给志兵单独立了一个户,但因为没有智力残疾鉴定资料,一直没有申请到低保。志兵妈妈几次想带志兵到涟源城里做智力残疾等级鉴定,可能是因为脑损伤的原因,志兵特别讨厌坐车,每次一上班车就疯狂的往车下跳,残疾等级鉴定一直没能成行,低保申请也就没有了下文。

实施脱贫攻坚工作后,村里将吴志兵纳入了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安排给我来帮扶。志兵虽然单独立户,但现在仍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家里的境况并不好,弟弟今年刚娶亲,由于文化不高,小两口在广东打工,勉强维持生计。志兵父母虽然60岁都不到,但都有病在身,一家人日子过得很不轻松。在我第二次上门帮扶的时候,志兵妈妈对我坦言,生活的困难还能忍受,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志兵,一旦他们俩老百年之后,志兵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她有两个愿望希望我能帮到她:一是想替志兵做一个智力残疾鉴定,争取一个低保指标,多少解决一点后顾之忧;二是志兵还有一点劳动能力,看能不能享受小额贷款的政策,贷款买点羊羔给志兵看养,给家里增加一点收入。

应当说,这两个愿望真的要求不高,可是对志兵来说,还真是个难题。要到城里才能做智力残疾等级鉴定,志兵坚决不坐车,走路到城里又路途遥远,而且安全也不能得到保证。脱贫攻坚的小额贷款政策我是很清楚的,像志兵这样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显然不符合条件。我怕志兵妈妈失望,口头应承了下来,说一定想办法替她解决,其实心里并无多大的把握。

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单位的各项工作就像潮水般不断涌来,但在有条不紊地处理好日常事务的同时,我并没有忘记志兵妈妈的嘱托和那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神。我抽空向市残联详细咨询了残疾等级鉴定事宜,得知智力残疾需要精神病医院先做专业鉴定,再报市残联评定等级。向市扶贫办和农商银行、邮政储蓄银行等单位咨询志兵的小额贷款问题,答复不出所料,志兵不符合小额贷款的条件。后我又辗转多次联系上了市精神病医院院长谭冬初,请求他上门为志兵做智力残疾鉴定,谭院长一口就答应了。于是,才有了文章开头的这一幕。

谭院长业务精湛,又很会哄志兵,在谭院长替志兵做鉴定的时候,志兵显得比以往更安静一些,所以过程很顺利。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志兵初步鉴定为二档次智力残疾,也就意味着替志兵申请低保的努力走出了最关键的一步。谭院长也当场表示,鉴定费全免,连冲洗照片的成本费也由他本人来出,看得出来,谭院长也是个慷慨的热心肠。

做完鉴定后,志兵妈妈又向我提起小额贷款的事情,我把政策和咨询的情况向她详细作了解释,志兵并不符合相关条件。志兵妈妈嘴上虽然一直说知道我尽力了,不符合条件也是没办法之类的话,但我注意到志兵妈妈失望的表情。于是我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心,我就问她,买一只羊羔要多少钱?志兵妈妈告诉我说100块钱左右。我当即从口袋里掏出1000元给了志兵妈妈,对她说,我私人借1000块给志兵买10只羊羔让他看养。虽然我心里并没有抱着要志兵妈妈还给我钱的希望,但为了让志兵妈妈感受到压力和责任,引导她树立要勤劳致富而不是等、靠、要的思想意识,我特意强调,这钱等志兵把羊羔养大卖掉的时候要还给我,我下次再来的时候,要来点数的,看有没有10只羊羔。

志兵妈妈显然没有想到我私人会借钱给她替志兵买羊羔,显得有些感动,再三挽留我们到她家吃中饭,还到隔壁的商店买来几包烟硬要塞给我们,都被我们婉言谢绝了。

离开志兵家的时候,时间已临近中午,气温有所回升,天色也明亮了不少。志兵妈妈和我们依依道别,我却感到怅然和惭愧。我为志兵做的真不多,志兵妈妈对我们却如此地充满谢意和感激,大抵是因为让她感受到了党的政策的温暖和被人关心,点亮了他们的心头的希望吧!

看着满山的秋色,我暗暗在想,明年这里的秋天,希望没有惆怅,而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编辑/姜友富)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