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市规划局 规划设计

再回首 娄底城市规划30年

2016-10-16 16:15 娄底新闻网 李利华

娄底新闻网讯(通讯员 李利华)第一眼见到娄底城市规划1980年版本时,真是非常的兴奋,这样的一抹彩色图纸,竟然霸道地催生了荷尔蒙的高涨,在雀跃的拍照中,我似得到一件宝贝似的前串后跳,急切想知道35年前城市规划想象的现在是什么样子? 城市的发展是否如当初规划的那样预期发展?哪些又没有达到目标?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

翻开橘黄色的文本,1981年这样的字眼给你的感觉总是有一种历史沧桑感,发白起皱的图纸糅合着汗水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珍贵,这些画面很容易将自己思绪拉回到那小学时代,也在想象当年那一代规划人所思所想,为城市规划描绘美好未来的干劲。

1980年,国务院批准恢复娄底市建制,35年城市历史中,娄底城市规划共进行过四次总体规划的编制,分别是81年版、91年版、2000年版、2011年版。基本上每隔10年一个版本,每一次城市总体规划的修编,都意味着城市性质、功能、规模、发展方向的确定,为指导娄底城市建设的发展提供了科学保证。今天我们在这里回顾过去35年的规划,为的是总结经验,启迪未来,为的是吸取教训,引领未来。四个版本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一、对娄底的定位不同

81版规划中,明确娄底城市性质为以钢铁工业为基础,相应发展轻工、机电、食品加工等工业的湘中新城。91版中,城市性质为湘中经济区的主要城市和铁路枢纽,以钢铁工业为基础,重点发展机电、建材、轻纺工业,积极发展第三产业,将娄底市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工业、商业城市。从这两个版本中,我们可以看出经过10年的发展, 91版已经突出了城市是湘中经济区的主要城市,在产业选择上,除了钢铁为主打产业没变外,增加了建材及服务业,城市目标也从湘中新城变成了现代化的工业、商业新城,铁路枢纽逐渐显现。2000年版中,城市性质为娄底是湖南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以钢铁工业为主的工业基地,具有山水园林特色的湘中区域中心城市。在这一版本中,娄底的交通区位进一步提升,城市地位也进一步提高,城市目标变为以自然山水为城市特色的打造,更注重宜居环境,不变的依然是以钢铁工业为主打产业。2011版中,城市性质为区域综合交通枢纽、湖南省新型工业化基地、长株潭城市群承东启西的中心城市、绿色宜居旅游城市。在这一版本中可以看出,娄底过去的10年是飞速发展的10年,交通区位由单纯的铁路枢纽变为综合交通枢纽,高速“井”字型、高铁“一字型”、铁路“x”型网络已经形成,城市地位由湘中区域中心城市一跃为“长株潭城市群承东启西的中心城市”,由地级层面变成了省级层面,城市目标明确了宜居旅游,城市产业钢铁为主成为了历史,国家经济结构的调整,钢铁慢慢淡出了娄底人们的视野,上升为湖南省新型工业化基地。

四个版本,城市发展每一次都是质的提升,钢铁这一占据娄底人们半个世纪的主要产业,曾经创造了辉煌的历史,荣耀了娄底,也催生了娄底,从某种程度上说,娄底曾经依涟钢而生、依涟钢而兴。如果说,怀化是火车拖来的城市,我更愿意说,娄底是涟钢炼出来的城市。

二、城市发展规模不同

城市发展规模主要包括人口规模与用地规模,81版中,规划人口规模1985年8万人,用地规模10平方公里,2000年15万人,用地规模18平方公里。实际发展的情况是,1990年人口已经13万,用地规模已经达到16.5平方公里,2000年时人口已达25万,用地规模已达30平方公里。娄底这个阶段20年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当初预想,城市发展迅速,人口与用地规模超过了预期的一倍。91版中,再次对城市未来20年进行了预测,当时规划确定近期95年人口18万,用地24.3平方公里,远期2010年,人口30万,用地36平方公里。实际发展情况是2010年城市人口已达45万,用地50平方公里。这个阶段20年的发展在原预测基础上增加了约40%,这时期的娄底依然处于迅猛发展的阶段。

2015年,城市建成区面积60平方公里,人口50.5万,35年来,娄底中心城区人口由1980年的5万发展到50.5万,用地规模由1980年的6平方公里发展到现在的60平方公里;人口每年增加近1.3万人,过去的35年,湘中娄底保持着高昂的发展态势,稳步向前发展。

三、城市发展形态不同

81版中,城市形态为“公鸡形式”,涟钢是鸡头,清泉区域为鸡身,现棉纺厂区域为鸡尾。明确城市中心在长青街与底星路一带,育才路南侧规划为大中专学校用地,工业为分散布局形式,东面为棉纺、轻工业加工工业区,西面为电子、食品、小型机械等工业区,北面为冶金、水泥工业区,仓储用地规划在现体育馆位置,新的东站也规划在现体育馆位置。本版中,最大的改变是将原老街火车站规划放在了南面,即现有火车站位置,大大拓展了城市发展空间,最大的特色是依山就势在城区保留了10处200亩以上的水面,如:现东方豪苑300亩水面,现煤气公司230亩水面,现石马公园、娄星广场水面,现军分区东侧150米宽、300米长水面,现湘阳街临街自来水公司区域400亩水面,城市西侧华达区域200亩水面、青山公园水面等等。从工业分散布局的思路可以看出,当时的规划思想还没有集聚效应的概念,更多的强调工业的均衡布局,工业包围城市,相互穿插,规划中,也没有出现商业用地,充分反应了刚刚经历文化大革命的人们不敢轻言商业,轻言市场,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时代特色,城市的发展方向明显的东扩南移。

91版中,城市形态完全转向,发展版图形似“飞翔的老鹰”,鹰头到了大埠桥,西面成了尾巴,涟钢与城南成了老鹰的翅膀。因娄湘公路的修建,城市发展方向由“东扩南拓”转变为“东扩西拓,南限北控”。城市火车东站由现体育馆位置规划至现大埠桥火车东站位置,城市东面因为火车东站的进驻,规划为工业区,城中间则规划为居住商业区,西侧北侧规划为工业区,81版中的10处水面仅保留了石马公园、娄星广场、青山公园等三处。城市功能基本上是两个区,东、西工业区,中间居住商业区。

这个期间,城市在规划上发生了一件大的事情,就是娄底新的行政中心的选址,当时的娄底,对外交通只有娄湘公路较好,基本状况是“外无出路,内无好路”,只有东部方向与外部城市连接紧密,但东部又由于行政界线的原因,城市东扩一直争论较大,尤其是新的行政中心选址大埠桥,经过了多次的讨论研究,最后才选址大埠桥区域。于是,大量的行政机构与企事业单位选址东侧,城市东扩如火如荼,然而,上瑞高速的修建,彻底打乱了城市发展的步伐,城市发展方向立即掉头,全速往南面推进。

2000版中,因上瑞高速公路的修建,城市发展方向转变为“东拓西控,南进北扩”,城市发展形态变为“飞翔的蝙蝠型”,娄湘公路两厢与上瑞高速公路连接线两厢成了蝙蝠的翅膀,中心城区与涟钢成了蝙蝠的身子与尾部。城市功能分区更为明确,东西两侧为工业,中为居住、商业,北为居住,南为教育。城市的发展终于跨过孙水河,发展空间更为广阔。在这一版本中,最大的特色是在空间战略上进行了规划,提出了合理调整娄底行政区划,将临近娄底的湘乡市毛田、古水、坪花三个乡划入娄底,以利于娄底的发展。在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复中,明确同意2020年后可适当突破行政区域界线,对城市可持续发展所需的合理形态做科学规划。

这期间发生的较大的规划事件是对娄星广场罗家山的挖与不挖问题,赞成者说,罗家山切断了底星路,阻塞了交通,且山上经常发生安全事故;反对者说,公园山体是城市不可多得的资源,是城市的特色,应予保留,安全是管理问题,不是规划问题。争论颇大,最后还是挖了,但从现今实施的效果来看,罗家山广场区域已经成为了娄底的一张城市名片,开阔、宽敞、靓丽。

2011版中,由于娄韶高速、娄新高速的修建,将城市发展的方向又往北往西进行了拉伸,城市发展的形态变为“向东奔跑的人形”,以杉山组团为头,万宝组团、百亩组团为脚,娄星集中工业区、大埠桥组团为手,城区为身子,昂首阔步向东迈进。城市的发展方向定为“东优西限,南进北拓”。功能分区更为清晰,东南为商住,西北为工业。遗憾的是,在这个版本中,城市的战略空间却是萎缩的,通篇没提突破行政界线的发展空间,也没有再提将湘乡市毛田、谷水、坪花三个乡划入娄底的战略规划,不能不说这是一种遗憾,也不能不说这是战略萎缩,城市向东发展这根有形无形的心理行政红线,终究还是从规划上阻断了人们的梦想,但是,纵观任何中外城市发展史,城市的发展,城市之间的行政界线从来都不是一从不变的,城市的发展也一定会向有着良好交通、区位、环境的自然山水资源靠拢,他也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未来的娄底,无论你怎么折腾,依然会缓慢向东靠近,向水府庙进军,娄底城市的发展与腾飞离不开水府庙这一天然的“人间瑶池”,离不开仙女寨这一天然的“城市氧吧”,离开他,娄底特无可特,说无可说。

四、过去规划中的遗憾

过去的35年,娄底城市规划在城市的路网骨架与发展方向上应当是正确的,也是科学的,在城市的功能分区上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科学合理,产业选择上也基本上是与时俱进,符合城市发展的要求,但在城市规划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过程中,受当时政策、形势、思维等局限,城市规划也留有太多的遗憾,未来,我们也应当在这些方面“亡羊补牢”,弥补遗憾。主要存在的问题有:

1、城市山水格局没有充分体现。单纯就娄底城市现状而言,娄底属丘陵地貌,其山水资源应当是很丰富的,在过去城市发展过程中,我们对山体和水体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城与山水不是和谐发展的态势,而是“城进山退,城进水灭,建筑囚禁山体”。城市发展更多的强调了经济性,而忽视了山水特色的打造。城市建设理念的不同,导致了城市山水被挡在了城外,或在城内却被建筑阻隔,山、水、城的格局没有充分体现出来。

2、城市文化张力表现不强。娄底虽然建市时间不长,也可以说是移民城市,文化底蕴不够。但是,一个城市的文化从来都不是固定的,从来都不是死的,文化有其流动性的特点,文化只有在不断的融合中才能发展壮大,娄底正因为是移民城市,有来自于本土的曾国藩耕读文化,也有来自于新化的梅山文化,一个尚文,一个尚武,当然还有来自于其他地方的文化。而文化也在于挖掘,娄底二千多年的历史,有太多的故事可以挖掘,也有太多的多元文化等待孕育,我们缺少的是培育文化的思维,缺少的是打造城市特色的眼光,而文化又恰恰是一个城市经济繁荣的标志,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大力量。重视城市文化张力的表现,其实也是重视娄底未来的发展,是增强城市未来的生存优势。

3、建筑缺乏特色,城市空间扁平化趋势明显。城市开发过程中,大量民房的拆迁带来了安置房的建设,过去沿街安置的政策给娄底城市留下了后遗症,街景立面单一、丑陋,毫无美感。新区建设依然没有改变一条街两排门面的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又降低了城市品位。另外,受开发商本土化的限制,开发理念“重建筑轻环境”,大的开发商进不来,小打小闹型导致城市开发小型化,城市空间环境碎片化,城市显得小气,拘谨。过去几年来,受政府鼓励高层政策的影响,受国家政策的影响,开发楼盘绝大多数100米高,开发小区高度平行化程度严重,相同的高度使城市天际线扁平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城市建筑没有主打的风格,也没有主打的城市色彩,导致城市整体感不强,识别性不强。而目前,城市民房的分散审批又为未来城市的改造增添了矛盾和成本,加重了城市农村化现象。

4、公共设施配套不足。在全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土地财政几乎成为过去10年政府的尚方宝剑,但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属于配套的城市公共设施,比如:教育、医疗、体育、卫生等公共设施却几乎成了遗忘的角落,功能的不配套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城市的发展,城市宜居不仅仅是自然环境的宜居,也包括建筑的宜居,城市配套设施的宜居,而城市宜居了,其产生的外部吸引力又是无穷的,环境是生产力,而且是不可忽视的生产力。

过去的35年,娄底在壮大肌体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但城市发展的脚步与轨迹不可阻挡,娄底这个“不断奔跑的人”的城市形态已经生动地说明,他正在强身健体,他正在驱除诟病,他正在后发赶超,他正在昂首阔步!

责任编辑:潘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