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市规划局 规划设计

娄底老街 你何去何从

2016-10-16 15:58 娄底新闻网 李利华

娄底新闻网讯(通讯员 李利华)繁华落尽,小巷码头,只有字如故;断壁残垣,小街深处,何处是梦乡?老街,太熟悉不过的字眼,15年前毕业来娄底时,第一次听说老街的名字,总觉得应当是古老的、沧桑的街道,街道两旁应当古建筑林立,历史氛围浓厚,然而急急踏入老街的怀抱,看到的却是破败的形象,杂乱的街道,拥挤的建筑,仅有的残留的历史记忆也风雨飘摇,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我的情绪也瞬间变得杂乱,心也随着断壁残垣而忧伤起来,这一见证娄底成长的街道,就这样成了城市遗忘的角落,这一方失落的空间,有谁想去将它拾起?又有谁愿意重塑他过去的繁华?

一个城市无论他怎么发展,都应当有一条清晰的发展脉络,有他自然的发展肌理,城市良好的肌理见证着城市健康发展的秩序,这是一个城市的文化,也是记录一个城市发展的轨迹。老街,就是娄底发展的起点,就是娄底发展的根,是城市娄底的母亲,是城市的魂。

多年来,不断有各阶层人士呼吁重塑老街,改造老街,原娄底地区老领导仲忻同志专门就老街改造提出了一份建议,2006年7月7日,时任市委书记蔡力峰主持召开市委常委办公会议,明确提出要统一思想,深化认识,把传承历史文明作为城市建设发展的战略任务来抓。1年后,老街标志性建筑观化门与望湘门竣工,尔后随着蔡书记的上调改造工作停顿。2010年,市规划局编制了老街地段控制性详细规划,提出了老街如何改、怎么改的方案,相关领导也亲赴现场查看,终因改造难度太大,资金缺口较大而放弃。2015年,相关部门再提改造老街,老街又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这一次,该何去何从呢?

从笔者所考察过的凤凰、黔阳、洪江、靖港等历史文化名城或历史街区来看,这四个很有代表性,凤凰、洪江开发商主导,黔阳、靖港由政府主导。凤凰是纯商业开发模式,洪江古商城却是博物馆模式,黔阳古城是新旧分开开放式保护模式,靖港古镇是修复式街区模式。从现有运作情况来看,很明显,凤凰人气很旺,靖港次之,尔后是洪江、黔阳。凤凰与洪江共去过三次,黔江、靖港是第一次去,娄底老街虽无法与其相媲美,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鉴别人成功经验来思考自己问题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于凤凰模式而言,国内一直有争议,05年去时,凤凰是古朴的、自然的,尺度空间宜人,给人以宁静淳朴之美;2010年去时,凤凰给人以浮躁之感,脸色在变,高度在变,规模在变;今年去时,整体感觉变成了拥挤,平凡,热闹。建筑拥挤,人流拥挤,凤凰在滚滚商业开发模式之下,由乡土凤凰已变成城市凤凰,静静的一河两岸,已经变得拥挤不堪,新建的仿古建筑密密麻麻布满沱江两岸,高度由以前的两至三层变为五至六层,而且还在无序蔓延,完全改变了过去凤凰的空间尺度,笨重的不协调的什么“风、雨、雾、雪”桥霸道地横跨两岸,那一年古朴、原生、自然的优美风光已不复存在,沈从文老师笔下的古码头、翠翠清脆的歌声、两岸茂密地竹林也随老先生而去。凤凰由当初的那一份宁静变得灯火辉煌,歌声大作,到处是酒吧,到处是餐馆,成了大排档、大歌场,那些“同泡一个妞,共饮一壶酒”、“艳遇,无处不在”充斥着各个角落,堕落的酒吧文化又从另一个角落腐蚀着凤凰的肌体,凤凰是热闹了,也确实越来越有生机有活力,然而他可是我们记忆中的凤凰?

与凤凰模式而言,洪江古商城却保持着古色古香的味道,无论是街道小巷还是明清住宅,原住民依旧悠闲地居住其中,无论是格局还是生活方式都保存着原汁原味,古城与凤凰最大的区别就是静,出奇地静,人员稀少,高墙林立,巷道窄窄,巷道深深。古城内,每去一个景点,都会再现明清时的场景,让游客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过去文化的熏陶,让人有一种体验感、新鲜感。无疑,第一次去时,你一定感觉会是新鲜的,刺激的,并觉得这就是保护古建筑的最好的模式,原汁原味,然而,当你走入寻常百姓家,你就会发现,古城人们依然是清贫的,古建筑内部的保护又是那么地脆弱,问题是,守着如此财富的原住民,本可以靠古宅致富的,谁又有权力使他们依旧清贫?还有,这种体验式的场景当你再来第二次第三次时却又是索然无味,重复的动作,一样的场景,在我看来他又是死的,凤凰与洪江要我再次选择时,我毫不犹豫还是选择凤凰,因为他更有活力更有生命力,虽然他也很讨厌,但他有现代文化的融入,他一直在变;而洪江,依旧以他10年前的面孔在张视着人们,而且,越来越老,也越来越破败。凤凰与洪江,哪种模式更好呢?

黔阳与靖港,黔阳而言,古城规模也蛮大,古建筑也多,且其中不乏好的景点,旧城格局建筑也保存较好,新城仿古城风貌临古城而建,一街两城。然而,多年来,黔阳古城就是不温不火,游人不多。于靖港而言,主要的是那近2公里的古街区,其实很多建筑都是后来修复的,但修复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今天的靖港却还是吸引人,成为一个改造成功的案例。为什么黔阳以他完整的古城格局,多的景点,多的文化底蕴却还是不敌靖港的人气?

仔细想来,凤凰之所以人气很旺,除了开发商的营销手段成功外,脱开不了小城原有的民族特色的建筑,小街巷宁静的格局,淳朴人民的生活习俗;脱不开灵气的沱江水,更脱不开沈从文老师笔下秀美的沱江,美丽的翠翠姑娘,当然,也脱不开黄永玉、熊希龄。而洪江古商城其本身模式已经限制了它的发展,他狭小的街道,普通的景点又进一步限制了它的发展,古商城其实只是过去沅江边上的商务办公娱乐区,没有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城内空间尺度拘谨,没有了名人文人骚客的笔墨,终究还是文化底蕴太薄,难以成大气候;对黔阳古城而言,更多的是过去的普通民宅,相对缺少可挖掘的东西,可竖立的旗帜不多,依托的是人口数量不多的县城,又由于政府重视程度不够,资金投入太少等原因导致了它的冷淡。而靖港,虽然古东西不多,但其街道格局依旧在,改造方式得当,风格独特,更重要的,政府的重视,老百姓的支持,靠着省城的依托,进一步撑起了它的繁华,这种远离城市喧嚣,享受不同风味与乡村宁静风光正是城市人们向往的地方。可以说,靖港先天优势不如洪江、黔阳,但其良好的区位优势却让它风光无限。

那么,娄底老街有什么呢?值不值得重建?有没有必要恢复?如果单纯从历史而言,老街肯定是值得恢复的,历史上他有“国之贤母”“娄底八景”“天王寺”“涟壁书院”“抗敌书报社”“将军庙”“青石板、古码头、古塔、古民宅”等等,然而,笔者近日走访老街,却大失所望,清一色的现代建筑,6米宽的街道,两侧建筑却高达6层,有的甚至10层,本来适宜的空间尺度现在却变得拥挤、嘈杂,明清建筑寥寥无几,老街已完全蜕变成一条档次低等的现代小商业街。我努力地寻找过去的遗迹,除了码头、磨光的青石板、姜齐贤故居等尚有蛛丝马迹,其余已经荡然无存,乡愁已无法找到,场景只在梦中。没有了历史空间格局,没有了传统风貌建筑,没有了历史文化遗存,亲爱的老街,我拿什么去拯救你?我拿什么去恢复你?

重塑老街需要勇气,需要智慧,更需要巨额资金。

那么怎么去重塑呢?

重塑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走复古路线,提取现有的明清风格元素,打造仿古一条街,重现当年老街的格调、风情,对门窗、立面加以改造;第二种是走现代风格路线,依据现有的格局、风格,打造现代小商品特色一条街,着力提升沿河风光带,复兴老街。

走复古路线当然也有它的优势,从空间上而言,老街区域就是典型的“一河一街多巷”格局,滨水性的特点使他具备吸引人的先天优势,而城市的发源地又使它自古以来就具有强大的向心力,可以说,娄底人民有一种老街情结,落在心里,挥之不去。其次,娄底作为新兴城市,也需要一条体现历史文化底蕴的街道来撑起它的门面,我们当然拒绝假古董,但假古董还是比没有古董好,至少他能唤起人们的回忆,至少他能再现当时的场景。再次,老街现有的商品还是有它的特色,商业业态是其它地方所没有的,其本身体现了“老”的特色。如:铁匠铺、蒸米酒、捕鱼网、竹塞子、菜坛酒坛、老式打棉花等等。

改造老街,重塑老街一定要把握它的历史格局,建筑肌理及生活习俗,笔者认为,老街的特点就是“老和小”,因此,我们在改造过程中,一定把握四个“小”字,四个“老”字,老街的特色就是“小街、小巷、小店铺、小商品”,不与人家比大马路、大商场、大高楼、大气派;我还是“老格局、老传统、老风格、老味道”,小出特点,老出内涵,这个是我们自始至终应当坚持的指导思想。

改造老街的第一步就是将现有水泥马路改成青石板路,这些印着历史车轮痕迹的磨得发亮的青石板是重塑的基础,那这么多青石板从哪里来?要找回这些青石板,政府可以出通告,号召市民寻觅捐献和收购,或采取原材料、原尺寸、原制作等手段进行复制。部分老房子的改造也一样,力求找到明清时的砖瓦,其实,从笔者所踏寻湘中古建筑地方来看,那里有太多倒塌的明清砖废弃在房子旁,政府只要加以收购,老百姓也会乐得所获。这样做的目的还是为了“整旧如旧,以存其真”,着力追寻和尽力保留时光流逝的沧桑感。

现状的老街,有太多的现代建筑,恢复原来的历史风貌确实工作量很大,启动工作需要勇气,但改造完后一定会有人气。对现存的历史文物建筑一定要坚持原样修复;对后来做了改动的历史建筑一律按原样恢复;一般历史风貌建筑保持原样进行整修;一些新建的与历史街区不相符的建筑进行强力改造,包括屋顶、墙面、门窗等等。

当然,改造还要处理好街道与涟水河的关系,这一重要的滨水资源我们一定要利用好,要依托过去饱含历史底蕴的古码头、古渡口,强化街道与涟水的连接,强化沿河交通的打造,强化亲水性,强化建筑与河的通透性。让人们来可戏水、可观水,于闹市中取宁静,于现代中沫明清。长远而言,老街的发展应当东扩,以目前热闹的天王寺作为龙头,打造涟水河滨水风光,让古朴与现代在一河两岸交融,让歌声与笑语在湘中娄底回荡。

走现代风格路线把握的重点则应当在沿河一侧建筑风光的打造,要注意空间关系的处理,利用现有的较丰富的天际线,结合内部小街,着力打造沿河风光带,空间上要注意“实”与“虚”、“主”与“次”的对比,天际线的丰富多样,立面的整体协调,开敞空间与闭合空间的设计,水与人的关系,水与建筑的关系。

老街,承载了几代人的梦想,也见证了娄底的辉煌,今天,在滚滚城市开发热潮中,老街在逐渐没落,面对已经历史面目全非的老街,我们又爱又恨,爱其是娄底的根,恨其遗迹全无。

要不要重塑老街,在于政府的勇气,也在于人们的呼吁,娄底城市经济现在这种沉闷的场面该如何去打破,政府只有破釜沉舟,手握两枚原子弹,一枚炸向新区,一枚炸向老区,才能炸出一个新局面,炸出一个新天地。

责任编辑:潘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