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涟源农村商业银行 企业文化

不是所有怜悯都理所应当

2016-08-12 12:51 娄底新闻网 黄玲

 调入办公室一年多,有一件事逐渐习以为常:每月总有一两个家庭困难或者家人有重大疾病的人来办公室寻求资助,领导们总有慈悲之心,总会答应给一点钱给他们。春去秋来,熙熙攘攘来往的人多了,我渐渐麻木,记不清那些或悲怆或无奈或狡黠的脸庞了,悲生万象、世态炎凉见多了,也逐渐对这些人和事失去了从前的悲悯。

大部分人确实是逼不得已,走投无路,前来寻求帮助,或多或少的资助,都代表一点心意,尽管资助的钱不多,尽管我们不能解决他所有的困难,但作为一个非慈善机构,该尽的社会责任和义务,我们从未推卸;也总有那么一些人,打着家贫病疾的幌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一味的索要,时常也能在街边看到类似的“职乞”,精气神俱佳的中青年男女,就那么的大刺刺的跪在街边,伸手要钱;更有甚者,给了一百想要一千,嗟来之食吃的多了,反倒越发“理”直气壮,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是有据可循的。

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但也不是一个慈悲心泛滥成灾的人,不会对每一个伸手要钱的人都施以援手,我相信许多人都像我一样的。

不久前一日,一个5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造访,手里厚厚一沓诊断证明和相关部门的一些证明,显然,又是一个来寻求资助的。拿到钱之后,这个人却没像其他人一样转身就离开,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来,我以为他会像以前的一些人一样告诉我这个单位给了多少那个单位给了多少,然后再要求多资助些钱,心下不免有些烦躁。出乎意料的是,他说他不会写字,请我在他的本子上记录下单位和资助金额,有朝一日能还就要还上,还不上也要念着好。我突然有些感动,在复印他那沓“资料”时,我略略扫了几眼,妻儿都是重症病患,这个家在我看来就是狂风肆掠中飘摇不定的茅草房,可能一眨眼就会不见。难为他有一颗坚毅的心。

很多人会把自己的不幸归结于命运,是上天不公平,地球本就是不平的,何来事事公平人人公平。我们谁也无法预料明天是福是祸,谁也不能保证一生顺风顺水,万事如意那只是祝贺词而已。谁都会遇到不幸的事,谁也都会在别人遇到不幸时抱有一丝怜悯之心,伸手帮扶。但是,不是所有怜悯都是理所应当的,你的不幸,或许是这个世界亏欠了你,但不是每个人都亏欠你什么,不是所有人都有义务和责任来怜悯你,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帮助你,别人肯帮你,是你的福报,不肯帮你,是别人的权利。

人是有感知的动物,命运赋予的喜怒哀乐,会在心底生根发芽,生出世间百态。我们没必要假装圣人,对所有人都乐善好施,且不说没有那个财力物力,即便有,也难免养出许多祸端来,白白为社会培育了蛀虫;人在不幸时,也没必要假装云淡风轻,该哭时则哭,该抱怨时则抱怨,该淡然时则淡然,人在大悲和无奈面前,愤世嫉俗很正常,只是有些埋怨最终毁掉的是自己,除了自己,没有谁能为你的人生负责。

诸多嬉笑怒骂退场后,平淡方是常态。看多了平仄起伏,就应该知道福之祸之所依,祸之福之所倚,没有望不到边的祸,也没有一马平川的福。不要认为你不幸,别人就应当可怜你、帮助你,没有这么理所应当的事。自身拥有一颗坚强的心,才是生命继续燃烧的火种。(编辑/邓向群)

责任编辑:吴娜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