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绿色娄底 绿色生产 两型产业建设

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建设之管见

2014-09-13 13:52 娄底新闻网 朱建平

摘要:湖南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拥有得天独厚的湿地资源、独特的区位优势和源远流长的文化底蕴,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如何破解行政区块分割、管理体制不顺等难题,本文试从湿地公园近年保护建设现状分析入手,在如何理顺管理体制、落实湿地生态保护恢复措施等方面提出管见,以抛砖引玉共商发展之策。

湖南水府庙湿地公园位于东经112°00'10"至112°19'32"和北纬27°33'31"至  27°49'05 ",地处湖南省中部、娄底市和湘潭市的交界处,涉及娄星区、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湘乡市、双峰县四县(市、区),沿涟水自西向东宛如龙凤呈祥图案,镶嵌在湘中大地。该湿地是湘中地区规模最大、保存完整的一片自然资源丰富的人工湿地,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和广阔的市场发展前景。 

1 公园特色

1.1湿地资源优

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以水府庙水库为中心,总库容5.6亿立方米,有效库容3.6亿立方米, 水面44.3平方公里,相当于8个西湖,集雨面积4349平方公里。水府庙水库以灌溉为主,兼顾发电、防洪、航运、养殖等,是娄底、湘潭两市的饮用水源、长沙市的后备水源地,是省政府确定的一级饮用水保护区;下游18公里建有洋潭坝引水枢纽,通过韶山灌区工程灌溉湘乡、韶山、宁乡等县市的百万亩农田。水库有100多公里的库岸线,拥有100多个库湾、34个岛屿(最大的3平方公里),人称“湘中千岛湖”;库区水面迂回曲折,碧波荡漾、烟波浩渺、山峦倒影、鱼鸟相应,被誉为“天下水府,人间瑶池”。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既是国家湿地公园,又是国家水利风景名胜区,涟水和水府庙水库构成环长株潭城市群的“一脉一肾”,与湘江绿脉、昭山绿心、洞庭湖绿肾有着同等重要的生态功能,共同构成环长株潭城市群的生态品质与绿色屏障。

1.2文化底蕴深

以公园为中心的方圆百里范围内,地灵人杰、人文景观瑰丽而神秘,水府古寺、宋窑遗址、陶龛学校、龙山药王殿、曾国藩故里、朱家祠堂和洛阳湾古建筑群居其间,涌现了曾国藩、蔡和森、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等深远影响中国现代发展的重要人物,孕育了独树一帜的“水府文化”,以深厚的红色文化、国学文化、中药文化、女杰文化、山水文化构成湖湘文明一道亮丽的风景。

1.3区域地位好

这里地处湖南几何中心,是长株潭的近郊,距长沙市区100公里,距娄底城区仅5公里,是典型的城郊型湿地公园,拥有其他地区不可比拟的高品位、低密度优势。随着沪昆高速、二广高速、长韶娄高速、益娄衡高速、娄怀高速、沪昆客运专线等重大交通项目的建设,这里不仅紧密地融入了长株潭核心区,更与北京、上海、广州、昆明等一线城市顺利对接,日益成为湖南省省域经济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交通枢纽和发展中轴,其保护与开发对环长株潭乃至湖南未来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与周边的乡间侯府曾国藩故居、紫鹊界农耕原生态文化、梅山龙宫的梅山文化与卡斯特溶洞奇观、蚩尤遗迹、湄江国家地质公园、龙山国家森林公园、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等核心景区山水相连、遥相呼应,共同构成湖湘大旅游板块。

2 保护建设

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的保护与建设不仅事关所在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对长株潭城市群未来发展都具有重要的作用,省、市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千方百计破解难题,共谋发展大计,加快了保护与建设进程。

2.1各级政府高度重视。

近年来,国家和省市领导与有关部门对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的综合治理高度重视。去年国家林业局将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列入中央财政湿地保护补助项目。省政府在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保护与开发明确为建设"绿色湖南"的重要内容;省人大和部分人大代表两次到水府庙水库视察,要求各级各部门切实加强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保护与利用;省发改委将涟水流域全境纳入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与衡邵干旱走廊治理范围;省水利厅与娄底市签订了《关于加快娄底市水利改革发展合作备忘录》,支持涟水流域作为湘江流域科学发展试点;省“两型办”领导带队亲自深入实地考察,提出了《水府庙水库流域保护与利用规划》调研报告与规划编制方案;省直有关部门也多次就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综合治理等问题进行调研和指导,为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建设给予了大力支持。

2.2加大流域保护力度

近几年来,娄底市以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上游的涟水、孙水流域为重点,在综合治理方面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2.2.1编制水利治理规划

2008年,娄底市在湖南率先出台《关于加快发展现代水利的决定》,实施水资源严格管理,倾全市之力发展水利,在防汛抗旱、民生水利、水资源管理、水利改革等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随后,又出台了《娄底市涟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办法》,编制了中心城区饮用水第二水源规划(初稿)、城南新区龙泉花园至桃子湾大桥孙水河沿河风光带规划、引资济涟工程初步规划报告。

2.2.2加强水域整治监管

推行涉河建设项目许可、河道采砂许可制度,把河道管理纳入法治化、制度化轨道。组织力量对重点河段、航道、主要涉河工程进行了监督检查,并对涟水、孙水等重要河流及城区段取水口等重要河段进行严格保护,以涟源市白马镇、茅塘镇、杨家滩镇、水洞底镇、娄星区万宝镇等集镇所在地及娄底中心城区为主体,沿孙水、涟水,重点整治乱采乱倒乱排乱建乱占等“五乱”行为。共查处对湿地生态环境影响较大的案件53件,纠正、制止违法违规行为1000余起,取缔、叫停非法采砂船59艘,责令疏平采砂尾堆500多处,清理河道内垃圾、渣土200多处共10多万立方米。

2.2.3狠抓节能减排工程

加快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与生活垃圾处理设施项目建设。新增污水日处理能力28.4万吨、新增垃圾日处理能力2570吨;先后投入560.5亿元,淘汰小水泥623.7万吨、小铁合金10.43万吨、小钢铁162万吨、小玻璃80万重量箱,关闭小煤矿278处。

2.2.4实施生态修复工程

近三年来,在涟水、孙水河共投入资金1.5亿元,完成了城区段防洪堤建设7.6公里,天王寺拦河坝、沿河风光带、孙水公园、仙女寨植物园等工程建设。

2.2.5推进湿地保护恢复

娄底市累计投入资金近5000万元,在公园所属山地完成高标准造林1020公顷,沿库岸和岛屿封山育林2000公顷,保护和修复生物多样性,新建珍贵植物园110公顷,苗圃50公顷,在涟水、孙水、测水等入库河道两岸共栽植绿化苗木2.47万多株,在仙女寨宗教文化观光区栽植桂花、香樟、杜英等乡土树种100公顷。

3存在问题

3.1湿地资源遭到破坏

在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建立以前,水府庙库区长期处于无序开发状态,资源浪费与破坏严重。库区有居民近2万人,以网箱养鱼、水上餐饮、捕鱼守猎、采沙挖石等为生。成片风景林被偷伐,曾经成群结队的水鸭、白鹭等水鸟已难觅踪影,湿地生物多样性遭到严重破坏。大量使用鱼饲料、鱼饵以及餐饮垃圾使水库水质日益恶化,娄底第二水厂取水口过去相当段时间的水质监测结果为V类,氨氮和耐热大肠菌群严重超标,直接危害娄底城区40万人口的饮水安全。养鱼网箱危及水库防汛安全,库内网箱最多时达2.37万口,覆盖了一半以上的水面。涨洪水时,大批网箱被冲到大坝堵塞泄洪闸门,多次靠大批武警和群众紧急清理,才化险为夷。库区乱挖乱建现象也非常突出,对生态环境与旅游景观造成了严重影响。

3.2条块分割问题凸显

一是由于行政归属造成管理不紊。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东部、西部属娄底市,面积10472公顷,占49.2%;中部属湘乡市,面积10793公顷,占50.8%,位于水库西岸的毛田镇,行政上属湘乡市,地域上却与娄底市唇齿相依,湘乡市的公共服务很难廷伸到这一区域,让两市都不好管、都管不好。二是与湿地公园有着业务联系的职能部门众多,包括林业、水利、旅游、交通、农业、畜牧水产等,造成多头管理和交叉管理的乱象,使湿地公园保护与建设无法形成科学规划,难以形成工作合力,难以实施有效监管。保护性开发试点至今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中部许多岛屿至今仍在非法出租或出让,既严重影响湿地的整体保护与开发,还有可能造成地方矛盾日益尖锐。

3.3基础设施建设滞后

公园内交通、电力、通讯、医疗等基础条件较差;水库大坝在70年代建设的一些附属工程,也因地方财力不足而年久失修,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沿途公路及桥梁损毁严重,部分入库河流河堤崩塌,直接影响库区群众生产生活和生命财产安全;有两个乡镇城区沿库而建,却没有污水、垃圾处理等环保配套设施,加重了库区环境的污染;由于库区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群众除靠水吃水而无其他谋生门路,经济相对贫困,以双峰县吴合村为例,383户居民中有五保、低保、贪困户近三分之一。

3.4上游水体污染严重

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上游地区是湖南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工农业生产污染较重,而且环境治理不力,仅有娄底市、涟源市城区三家污水处理厂,大部分工矿企业废水未经处理就直接排放河流,农业面源污染严重,生活垃圾也难以集中收集处理,造成河水及地下水污染、河道於塞,流域内12条5公里以上的河流有40%达不到三类水质标准,60%以上城镇水域环境不符合饮用水标准。对水库水质产生明显污染。

4 工作建议

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保护与建设要突出一个中心,协调两大板块,治理三条河流。

4.1突出一个中心

突出一个中心,即突出湿地保护为中心。湖南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位于娄底市城郊,对娄底中心城区可持续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娄底,作为一个能源消耗型城市和相对缺水城市,对生态的依存性很高。过去30年,以采掘矿产和钢铁冶炼等牺牲环境和生态为代价的发展模式主导了娄底经济,全市生态环境面临着来自经济加速发展的强大压力,娄底饮用水资源日渐匮乏和水质的持续下降亦严重制约了娄底城市可持续发展。通过保护和建设水府庙湿地公园,能有效涵养水源、保护生物多样性,调节气候、保持水土、发展生态旅游,保护湿地是娄底实现加速赶超的助推器。

4.2协调两大板块

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地辖娄底、湘潭两市,必须协调好这两大板块,确立“五统一”的共生发展机制,推动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保护与开发健康有序持续发展。

4.2.1统一协调领导

强化“省统筹”功能,建立由湖南省政府或省直有关部门直接领导,由娄底、湘潭两市政府和有关部门共同参与的协调领导机制,并设立专门的工作机构,统一行使对水府庙国家湿地公园的管理与建设职能。

4.2.2统一顶层设计

由湖南省政府牵头研究制订水府庙湿地公园及流域保护与开发的产业政策、总体规划、实施方案,并且建立强有力的推进监管机制。确保湿地保护与开发的科学性、可行性与实施效果。

4.2.3统一基础设施建设

按照总体规划对公园基础设施进行统一布局、统一建设,优先建设好环园公路与水电、通讯等基础设施网络。

4.2.4统一环境治理

建立水府庙水库流域内四县市区以节能减排与生态补偿为重点的环境同治机制,由省市县三级共同设立水府庙水库流域环境保护基金,建立完善的监测体系,实行污染重罚、清洁重奖。

4.2.5统一水资源管理

确立全流域统一管理理念,按照中央2011年一号文件精神,对水资源实行严格管理、科学调度,尤其是要确定最低生态水位,处理好与枯水期发电、和生产生活用水的矛盾,确保湿地生态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不受影响。

4.3治理三条河流

治理三条河流即治理好涟水河、孙水河和西阳河。重点进一步实施退耕还林,在河流两旁划定禁伐区,封山蓄禁,实施林分改造,建立生态公益林保护屏障;禁止在河道乱控滥采,改善三条河流的湿地生态环境,有效保护好环水府庙库区丰富的湿地生物多样性。未来五年,要从生态护岸、入河雨水生态控制、保护和重建河流天然湿地、改造河流断面等四个方面给力。

4.3.1生态护岸

生态护岸是恢复自然河岸或具有自然河岸“可渗透性”的人工护岸,它可以充分保证河岸与河流水体之间的水份交换和调节功能,同时具有防御洪水的基本功能。在建设过程中,河道的护砌形式尽量采用生态护砌,结合流速、景观等因素,因地制宜,河道常年水位以下尽可能采用不同类型的生态护岸,常年水位以上的护岸应尽量考虑景观与安全相结合,流速低的部位尽量采用草皮等绿色护岸,在河道转弯的凹岸及其它流速较大的地方如果必须采用硬质护岸,也尽量采用透水材料,并尽量把它设在绿色护岸之下,作为河道的防护的“第二道屏障”,使其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

4.3.2入河雨水生态控制措施

所有城市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由污水管网收集到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达标后排放,库区水质才能得到基本保证。在娄底城区部分,由于路面(特别是沥青路面)初期径流污染物浓度很高,雨水也会对河道造成不同程度的污染,因此,城市河道治理需要对入河雨水采取一定生态控制措施,尽量引入市政管网,初期的污染严重的的部分雨水就近汇入污水管道,对入河的雨水口进行改造,设置溢流井,超出的部溢流排入河道,降低雨水污染的冲击负荷;同时,利用河流边坡的种植带,使得雨水中的污染物在边坡上得到充分的降解和滞留,从而保证净化后的雨水进入河流。在冬春季节,由林业和水利部门联合种植水生高等植被,如芦苇、香蒲、茭草,莲藕等具有很好的物理阻滞作用,降低沉积物的再悬浮,并大量吸收水体和沉积物的营养盐,以最大程度保护水质,达到降解污染物、净化水质的目的。

4.3.3保护和重建河流天然湿地

天然湿地是陆地与水体之间的过渡地带,是一种高功能的生态系统,具有独特的生态结构和功能,对于保护生物多样性,改善自然环境具有重要作用。在规划建设中,要尽量利用河流滩地、河心岛等,根据不同水深,通过种植水生植物,恢复湿地环境。

4.3.4改造河流断面

在城市河流的水环境综合治理中,尽量创造诸如:蜿蜒的岸线;浅滩、深潭;瀑布、跌水;河心洲;洄水区、洼地;丁坝、巨石;滩地;河畔林;水生植物;生态堤防护岸等多样性生境,为其他物种提供友善的生存空间。所有对河流断面塑造都应在满足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纵断面塑造有陡有缓的河流底坡,尽量少设高大的拦河建筑,必须设置时,要考虑为鱼类回游设置通道。在跌水的地方尽量改造为陡坡。横断面设计应以防洪基本断面为基础,在其上进行改造,以自然断面为主,避免生硬的梯形、矩形断面;修建子槽与滩地相结合的断面形式,使水深在断面上有所变化,在非汛期,使有限的水量在子槽内流动,发挥其最大效益。

责任编辑:袁再荣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