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冷水江农村商业银行 新闻动态

同兴信用社:用“汗水”为不良贷款“灭火”

2013-08-02 11:22 娄底新闻网 李晓武

清收苦,清收乐,一路汗水一路歌。漫长的清收道路上布满着荆棘与坎坷、浸透着汗水与辛酸,但只要一笔笔沉睡多年的不良贷款能回到信用社账上,不管付出再多艰辛,清收的工作人员也无怨无悔。

冷水江市同兴信用社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在不良贷款清收道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到6月末,该社收回不良资产97.5万元,完成全年任务的117%。虽然收回的金额不是很大,但能从这些动辄沉淀达十余年的陈贷烂账里“淘金”,确非易事。

“数字看起来很简单,可每一笔数字的背后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每一笔不良贷款的收回都是汗水与激情演绎的精彩故事”。该社主任刘永枚如是说。

清底子,逐户核对摸底数

同兴信用社的不良贷款(包括两个乡镇信用站撤并后移交的贷款)共计有1229户,1359张借据,金额1537万元。最少的借据金额只有10元。

由于地域广、人员少以及人员调整后情况不清等因素,导致清收难度非比寻常。但同兴信用社没有退缩,而是千方百计挖掘其中能收回的“亮点”。

为了便于查找和携带,信贷员段铁军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将该社全部贷款档案资料全部扫描到电脑里,按片区和年代进行分类,重新编排目录。如此一来,借款人的全部信息尽收掌底,查找起来既快捷又方便,工作效率也不知提高了多少倍。

信息掌握后,他们又将不良贷款分组分片,责任到人,实行绩效挂钩。为了尽快完成清收任务,大家走街入村,追寻贷户足迹,厘清债务,甄别收回的可能性。经过大量而又细致的核对排查,他们掌握了绝大多数不良贷款的情况,对其中回收可能性大的不良贷款了然于胸,为下一步有目标的清收奠定了坚实基础。

逮信息,夜间收贷不怕狗

信贷员杨政飞有个本子,专门记录她与借款人的通话内容。每天下班后,也许是别人最休闲的时候,而于她却是最忙碌的时候,因为只有这个时段,才容易找到借款人,因此这是她“寻人”的最佳时间。

中连乡狗多,只要听到狗叫,中连乡的欠贷户便躲得比兔子还快,其中杨嘉喜家也喂了只很凶猛的大黄狗。4月17日,杨政飞听说在该社借贷六年还未还款的杨嘉喜最近在家,于是叫上同事一起去催贷。当他们快到杨嘉喜家时,那只黄狗狂吠着扑了过来,吓得刘永枚等几个女同志一个劲往段铁军身后躲。段铁军说,别怕,这只狗虽然凶悍,可我跟它打过几回交道了,它好像要比他主人讲义气。段永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馒头,“阿黄,别叫,老朋友了,吃了东西在前面带路。”说着便将馒头丢了过去,那狗真的不叫了,一口叼着馒头返身就跑。

杨嘉喜正从屋里出来,看到这一幕,气不打一处来,将他的大黄狗踢得汪汪叫。“你们等等,我这就去借钱还贷。”杨嘉喜涎着脸向大家笑了笑,又想溜,但工作人员一直紧跟其后。看到杨嘉喜没有想还款的念头,刘永枚强硬说道:“杨老拍,你今天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还清贷款,二是跟我们去公安局、法院。如果你今天不把贷款还了,我们今夜就在你家过夜了。”由于他们的坚持,杨嘉喜当即借钱还清了贷款。

施巧策,软硬兼施除“痼疾”

黄质彬与易秋红1997年在同兴信用社贷款10.3万元开店子,15年来,他们从来没还过一分钱的本息,这些年来,同兴信用社一直想方设法寻找他们的踪迹,但黄质彬与易秋红象是蒸发了似的,没有了任何信息。

今年5月份,联社主任李利民打听到黄质彬的岳父岳母居住在中连乡杨家村一个叫光大湾的地方,便将这个信息告知刘永枚。刘永枚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驱车前往。经过一番辗转,大家终于找到了易秋红的父母,可并不想透露女儿住处的易母丝毫没有要配合清收工作人员的念头。信用社的工作人员只好搬来了律师这个“大救兵”,在律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易母终于答应做女儿女婿的思想工作。一个月后,黄质彬、易秋红还清所欠我社10.3万元的贷款本息。

吃得苦,死缠烂打拨钉子

面对某些特别的清收对象时,女同志往往表现得更有韧劲,达到男同志难以企及的清收效果,她们的清收法宝主要是“缠、粘”二字决。

民主村村民黄旭之,1995年在同兴信用社贷款2000元与人合伙挖煤矿,因管理不善,贷款打了水漂。2009年,黄旭之结清信用社贷款利后,便去了外地,从此杳无音讯。

杨政飞几乎遍访其所有亲朋好友,足迹踏遍周边县市,但始终没有联系上他。杨政飞想,跑了和尚难道还跑了庙,我就不相信他不回家过年。

2012年农历12月29日,杨政飞早早地守候在黄旭之家门口,上午十一点钟左右,黄旭之一家人终于回来了。原本正谈笑风生的一家人,一见杨政飞立刻拉下了脸,但杨政飞仍然耐心地跟黄旭之讲理:“黄老板,你借信用社的贷款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还清了,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也不是个办法。信用社对不良贷款的清收力度越来越大,再说你这样不讲信用,别人会怎么看你,信用社会怎么看你。现在大过年的,你不会打算留我在你家过年吧。”

可黄旭之仍然对杨政飞爱理不理,只说了句,如果别人借你们信用社的贷款都还清了,我也就还。杨政飞见他还是这个态度,她的拧劲上来了,“黄老板,今天你不还清贷款,我是不会走的,我今天就耗在你家了。”此时,时间接近下午六点钟,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香气,年味也越来越浓。到了晚上七时,过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黄旭之终于按耐不住,他沉沉地叹了口气,说:“我活了五十多年,还没见过象你们这么收贷款的,好吧,今天算你狠。”黄旭之只好悻悻地拿出1500元将贷款还了。(编辑/姜友富)

责任编辑:吴娜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